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  

刘少奇之子刘源自述:周总理对我说 要当个好兵 刘少奇

发布日期:2021-02-05 05:2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周总理侄女周秉德(刘烨 摄)

  (人民日报智观天下工作室出品,刘烨采访、收拾)

  文革当中,我到山西乡村插队,一呆就是7年。1975年,我插队的错误大都已上学或者当工人,只剩我一人在农村,而且得了黄疸肝炎,处境艰巨,特别想回北京和家人团圆,没人敢同意,万般无奈才给周伯伯写了封信,恳求回京。这时候周伯伯已在重病中,邓妈妈在我的信上批示“总理批准回京”,这样我才回到了北京,从新开始了新的人生。

义务编纂:张义凌

刘源送给周总理的画作(图片来自网络)

  最让我打动的是,在18年后的1979年,遭受家庭的变故后,我陪妈妈王光美到西花厅拜见、感谢邓妈妈,那天邓妈妈的秘书赵炜(我叫她小赵阿姨)也在。除了多年不见的亲热问候外,邓妈妈说,给你们看一样货色。她把我们带到周伯伯生前的卧室,门口走廊墙上挂着一幅画,邓妈妈指着叫我们看,竟是我10岁画的那张“虾”。我和妈妈都惊呆了。邓妈妈说,这幅画一直挂在这,文革当中也素来没有取下来过,登时母亲眼泪夺眶而出。这象征着什么?我想大家都可以百思而无限尽。

  小时候我喜欢画画,见过齐白石,拜黄胄为师,10岁的时候画了一幅虾,慎重地装裱好送给周伯伯,只管画得毛糙,然而充斥了情感和童趣,算是一种汇报成绩的方法吧。

  1963年的五一劳动节,父母跟我们说外出到云南。当天早上,有人通知我们几个孩子到周伯伯家里过节。那个上午,周伯伯除了接了一个电话一直陪我们打了两、三个小时乒乓球,邓妈妈带我们观赏院子里的牡丹花还有海棠。

  周伯伯邓妈妈,可以说是我最亲近的白叟,自我记事以来就特别喜欢和他们亲近。他们对我和我们家给予了无所不至的关怀。我有这个缘分,当然是缘于父亲和周伯伯、邓妈妈的密切战友谊。今天我追忆一些尘封的旧事,一起来怀念周总理这位巨人。

  还有一件事,我想也应当和大家分享,这也让我现在回忆起来感动万分。

  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,周伯伯严正地告知我们,当初好了,刚得到消息,你的爸爸妈妈已经保险到达柬埔寨王宫了,所有顺利,你们可以回家了。我们这才晓得,本来周伯伯始终坐镇指挥捍卫工作,破获了台湾间谍要搞暗 杀的消息。我父亲的这次拜访可能会受到台湾特务的袭击,所以周伯伯才会百忙中抽出一个上午的时间陪着我们多少个孩子,在最危难的时候把我们拢在他身边,情深至此,让我们全家感怀毕生。

  原题目: 刘源自述:周总理对我说,要当个好兵!

  父亲真正意识周伯伯仍是在1924年秋冬之际,他们都在广州,父亲在全国总工会,周伯伯在黄埔军校,他们都加入了大张旗鼓的大革命。1927年他们独特将武汉工人纠察队3000多人送到叶挺、贺龙的军队里,澳门码今晚开奖结果,纠察队总队长陈赓和周伯伯一起乘船到南昌,我父亲坐贺龙的船到了庐山。周伯伯领导了南昌起义,因起义时光提前了,没能告诉到我父亲,他没能赶到。抗日战役初期,周伯伯到山西,父亲在北方局当书记,和朱总司令等共同领导发展抗日游击战争。解放战斗中,他们是亲密战友,周伯伯是中国国民解放军总顾问长,父亲是总政治部主任,配合更加频繁。

      起源:“长安街知事”微信大众号

  今天,隆重纪念周伯伯,我想讲几个实在的亲自阅历的小故事。

  2012年,在部队反腐烂斗争最要害的阶段,网上传出了则新闻“周总理侄女周秉德支撑刘源进行反腐朽奋斗”,我当时非常震惊也很激动,又想起了周伯伯那句发人深省的话“要当个好兵”。恰是有这种无形的支持,在党中心和习近平总书记的引导下,我们做了些自己应做的事件。后来见到秉德大姐,我对她表现感激,这不是我和她个人的事,是全民、全党、全军的事,可以说我是仰赖周伯伯等老辈革命家的教育和荫德护佑。

  1964年暑假,我到中央警卫团锤炼,就在中南海的小西门站岗。一天,总理的车经由我的哨位,忽然停下来,老人家下车,我立刻敬了个军礼。周伯伯笑着拍拍我,但是无比严肃地对我说:“好哇,要当个好兵!”这一幕固然短暂,但他的音容至今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,深深入在我的心中。

  (为了更活泼地再现故事情节,本文采取第人称)

  今年3月5日,是亲爱的周恩来总理生日120周年事念日。今天,中央召开了盛大的座谈会,留念这位人民的好总理。近日,记者独家采访了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、原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刘源上将,请他跟我们聊聊他和周总理的故事,听听他真情的讲述。

  前些年,中南海出了一本挂历,挂历上都是中南海里珍藏的名人书画,像齐白石的“祖国万岁”、何香凝的梅花等等,没想到我10岁时画的那幅小虾也被收录,这是总理的卫士长高振普(我叫小高叔叔)推举的。

刘源跟周总理、邓颖超秘书赵炜合影(刘烨 摄)

  我想,并不是这幅画程度多高,而是其中饱含着周伯伯的蜜意厚意,饱含着周伯伯寄托我父母的革命之志、战友之情,饱含着他们对咱们这些孩子、后辈的无穷深爱和厚望。爱戴的周总理、我的周伯伯对我的教导,有言传,有言教,更主要的是心教,是真心的感召,他永远活在我的心中!

  1919年6月,父亲刘少奇到北京报考大学,8月学校放暑假,北京天津的学生到天安门游行。那时候,父亲和周伯伯他们彼此不认识,但是都在天安门广场上,这就是他们人生的第一次交加。那年,北京大学录取了我父亲,但是由于没有钱交膏火,就上了保定育德中学留法勤工俭学准备班,学习后又回到北京,1920年8月回到湖南。1919年,毛主席、周总理和我父亲都在北京,但是他们相互都不认识,都是“老北漂”,也正是那个时候,他们开始了为新中国斗争的过程。

  我从记事开端,父母就常常教育我说,周伯伯邓妈妈不孩子,所以十分爱好小孩,你们多去陪陪他们,把他们当成本人的爸爸妈妈。周伯伯也确切喜欢我们,跟我特殊亲热,能够说亲如一家了。每年我都要把学习成就报给周伯伯,他也时常激励鞭策。

周恩来与刘少奇(图片来自网络)



上一篇:中办国办 环境监测数据弄虚作假可追究刑事责任 环保部 下一篇:没有了